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chiu | 21st Nov 2008 | 一般 | (374 Reads)

轉貼:艾未未:楊佳案水落石出

再大的水也有落下去的時候,石頭終於顯落了出來,真是海枯石爛。

楊佳的母親王靜梅終於有消息了。從今天知道的事實是,王靜梅沒有走失,沒有自己隱藏起來,她是被中國的公安系統綁架,被國家秘密拘禁。2008年7月2日,王靜梅被帶進了隸屬於北京公安局的安康醫院。

你任意改變所有的事實,讓所有的媒體封口,你可以讓整個政黨昧著良心,你可以讓全部的公檢法不說真話,你可以收買所有的律師法官,可是你仍然無法消除那些最基本的事實。這個最基本的事實是,楊佳有一個母親,她被「失蹤」了。

王靜梅是怎麼樣失蹤的呢?2007年10月1日楊佳母親第一時間接到楊佳從上海閘北分局芷江西路派出所打來的電話,作為第一證人知曉楊佳案情,從楊佳被警察毆打到後來上訪與警方交涉的整個經過。

2008年7月1日楊佳案發生後,被上海方帶去朝陽區大屯派出所「協助調查」,自此以後人間蒸發。

在此之後的一百三十二天中,上海對楊佳案件進行了非法的偵訊,一審二審,並判處死刑。期間中國順利的舉行了「有史以來最成功最輝煌」的奧運會的光榮歷史性時刻,楊佳的母親在北京公安局的安康精神病醫院「接受強制性治療」。在楊佳被非法的判處死刑的過程中,唯有上海司法安排的謝有明律師獲得過楊佳母親的「委託書」,就是此委託書成為北京的熊烈鎖律師被拒絕代理楊佳辯護的全部理由。在全國公民關注司法程序正義,大聲疾呼尋找楊佳母親的一百三十二天里,無論是上海公檢法還是北京公安都不置可否,拒絕回答,北京公安大屯派出所於七月十七日,接受楊佳的姨媽的人口遺失的立案。由于王靜梅被非法綁架拘禁在安康醫院,使得楊佳案自始至終沒有可能獲得最起碼的信息和公正。

王靜梅的出現,至少在幾個方面證實了中國廣大的公民對楊佳案的關注是有充分的理由的。司法機關可以秘密的將重要證人關進醫院「進行治療」,可以拒絕回答公眾媒體詢問,在不通知親屬的情況下對人進行「精神病治療」,這種事情只聽說發生在前蘇聯。如果王靜梅在精神病院,那麼謝有明怎麼能接受一個「無刑事責任能力」的人的委託?關於楊佳案已經說得太多了,還要說的會更多。是楊佳「有病」這家人「有病」,還是這個國家體制有病呢?。

對楊佳及其母親的殘害,對事實真相的掩蓋,對司法程序公正的扭曲,不是對中國公民最基本的權利的傷害麼?這無疑是2008年中國發生的所有事件中最大的一件事,遠遠大於那個傻逼奧運會,因為它確實和我們每一個人有關。

讓我們繼續關注中國司法的違法進程,關注一個體制是如何義無反顧的走向死亡。這一切是鷹達牌料理刀和楊佳無法預見的。由此而看,楊佳案件不僅僅是牽扯到北京和上海公安,更是涉及到公民政治司法程序社會公正的問題。

現在我要說的是,中國最高法院的法官們「你們看著辦吧」。你們沒有想到的是,曾經冤殺無數易如反掌,今天要殺一個瘋子傻子,居然會這樣的難。

見過下流的沒有見過這樣下流的。幾十年來,百姓都沉的住氣,你們還沉的住氣嗎?

 (閱讀全文)

chiu | 16th Nov 2008 | 一般 | (65 Reads)

灾难更使余秋雨先生敏感真正的邪恶
所以容我轉貼

唐柏橋先生的發言整理:

楊佳殺警是反抗中共暴政的正義行動。他預言楊佳將成為歷史英雄。中共如果砍楊佳的頭,就是砍自己的頭。

下面是唐柏橋的發言整理:

很多歷史人物,當時並沒有很大名氣,沒有人看到他的閃光之處,或者當時他有很多敵人、很多忌諱的人,他不會有很大的名氣。當年關雲長關公在世的時候名氣沒有這麼大,死了以後才有人供拜他。楊佳還沒死,名氣已經這麼大。我的看法是楊佳母子將來會成為楊家將,肯定是在歷史上名聲還要大,一千年出一個楊佳,這毫無疑問的。

楊佳殺警和民眾抗擊警察的合理性

我曾經說過中共讓楊佳死了,中共會比楊佳死的更慘,共產黨聽到這話,它會顫抖的。楊佳審判過程以及楊佳行為本身說明了5個方面:

中共讓楊佳死的話,中共會比楊佳死的更慘。原因是什麼呢?很簡單,因為從審理過程中,從楊佳去殺警察這行為,全國老百姓看到了,他殺警察的合理性、正當性,更看到後面的楊佳殺警察的合理性和正當性。

比方說現在江西銅鼓縣這些人打警察,十萬民眾追著警察打,很激動地打,警察、特警被打跑了、打走了,全中國人沒有人認為他們實施暴力,沒有人認為他們做得過份,沒有人。

反抗暴政不是暴亂是起義

英國哲學家羅德講過,一個世界上如果處於一種穩定失常的情況下,有一大批人對另一批人任意宰割,這樣子的社會是不合理的,這樣的社會必需改變。所以當一些人要尋求改變的時候,他們使用任何手段,都是他們的權力和義務。

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以來,農民反抗暴政叫起義,不叫暴亂,也不是負面的詞, 為什麼叫起義?起來維護正義,叫起義。那時血流成河,不要說死三、五個,將來死三、五十萬共匪又怎麼樣?那還是維護正義。

有些人說,這些警察他們也是父母娘養的也有妻兒老少。我問你,警察有妻兒老少,你覺得他們值得同情,我們看日本鬼子也有妻兒老少,為什麼中華民族沒有一個人同情日本鬼子的妻兒老少?是因為他們侵略我們中華民族,他們先做了不仁不義,我們反擊他。如果我們打到日本去,我們侵略日本人,哪怕殺了一個日本人那也是不應該的,因為他們有妻兒老少。

今天警察也一樣,他當了警察那一天可能第一天還不清楚,當一、二年以後,他很清楚他們就是中共專制制度的工具、鎮壓人民的工具。楊佳的行為有天然的正當性、合理性,更加顯示中共醜惡邪惡和殘暴,如果有人效仿楊佳,會得到更多人的聲援,這是第一。中共會比楊佳死的更慘,如果它把楊佳殺了。

合法抗爭只能在司法維護公義的情況下存在

第二,楊佳之死也就判處中共司法的死刑。以前,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很多人說,要用和平、理性、合法的手段去維權抗暴、抗爭。如果今天再有人提出用合法的手段抗爭,我就會嘲笑他,我覺得你不僅愚而且蠢,為什麼呢?因為共產黨根本不守法,你和它守法。

如果司法是為了維護統治者利益,草菅人命、完全顛倒正義,首先應該提出抗惡法,那些要求合法鬥爭的人實際上是幫共產黨做事的手法,這是第二點,就是判了司法的死刑。我也號召這些上訪的訪民要改變策略,就像上海的訪民從今天開始喊出「打倒法西斯、打倒共產黨」的口號開始行動起來。


不要再對中共抱有任何幻想

第三點,讓大家看到政府是人民的敵人,讓所有的人不再對中共抱有任何幻想。從當局者的角度講楊佳殺了警察有罪,楊佳母親殺人了嗎?楊佳母親沒殺人,楊佳母親代表誰,她代表普通民眾你和我,這些千千萬萬沒有做任何事,連共產黨的法都沒有違的人,但是它照樣為了它的利益需要,它可以讓你人間蒸發,而且對世人不做交代,渺視全中國人的尊嚴和權力,它擺明了要和全中國人為敵,有句話說,我是流氓我怕誰?它今天告訴你了,我共產黨就是流氓我怕誰? 

我現在告訴共產黨:你就怕我們,你怕人民,你一定要怕人民。人民要發出這種怒吼。

楊佳事件把中國引向抗暴高潮

第四點,從楊佳這事情開始,把中國引向抗暴的高潮,中國老百姓從今天開始,從楊佳這件事情開始,任何一個老百姓有行使抗暴的權力。我不是在鼓吹暴力,我一向是鼓吹非暴力抗爭的,但是人民有抗暴的權力這是兩回事,就像我們不鼓吹戰爭,但人民有自衛反擊的權力,人民有抗日的權力。

我們中華民族愛好和平,不主張殺戮,當我們面臨侵略、殺戮的時候,我們號召人民起來抗暴,這和我們鼓吹打打殺殺是二回事。如果現在中共政府像美國民選政府一樣,在美國我們現在鼓吹暴力,會遭受到多數人的反對,影響到他們的和平、影響到他們的幸福福祉,今天不是,我們面對最殘暴政權的欺壓,逼的我們走投無路。

我為什麼參與簽名呼籲胡錦濤特赦楊佳

我想說明這個簽名信。艾未未,這個人從奧運會以前到現在,他表現了一個獨立知識分子的脊樑骨,中華民族的驕傲之處,士大夫精神,錚錚風骨,他是一個非常有影響力,有社會地位的知識分子,但是他表現出來的就是中華民族的錚錚風骨,他藐視中共強權,讓我們看到士大夫的精神,中華民族的精神重新煥發。

他現在發起了要求胡錦濤赦免楊佳,我反覆思考以後,我簽了名,因為我覺得,我幹嘛要求胡錦濤,你胡錦濤什麼東西,你共產黨什麼東西,我憑什麼要求你,後來我想一想,我一定要簽這個名,我求他是什麼原因呢,我把他當成綁匪,比方說今天我的親人、我的朋友、我尊敬的人被搒架了,哪怕我是個警察,我可能都要求那個綁匪,你先把人質放了再說,你先把楊佳給我放了,赦免了他,我跟你共產黨的帳我們再算。所以我並不認為,我認同你是一個合法政府,兩回事。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裡面寫了,只有國家主席有發佈大赦令和特赦令的權力,包括溫家寶,所有法律系統裡面,現在都沒有權力了。所以我忍著眼淚,忍著屈辱,最後一次要求,甚至是懇求胡錦濤,發發善心,如果你再不放咱們就是不共戴天的敵人。這是我簽名的原因。


 

 (閱讀全文)